您的位置 首页 大学

这个潜怎么读音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潜入的潜怎么读音)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潜蛟可与魂游

王久辛 郭红松绘

潜蛟可与魂游

龙港全景 来自网络

“神龙不现首尾,潜蛟可与魂游”。2012年,我写《龙赋》诗中的这两句时,完全没有料到今天提笔写浙江龙港时会令我灵犀飞动,大有目力陡增之感。虽然2005年我来过一次,但记忆中的龙港,绝不是今天展现在我眼前的这座漂亮城市。

那时的它,还没有从一只“丑小鸭”蜕变成如今的“白天鹅”。在我的印象里,这里的人忙碌务实,匆匆忙忙,几乎顾不上换一件衣服或喝一口清静的热茶。街边两排陈旧的房舍里,是几台用得黄锈斑斑的电脑。虽然他们早就可以把房屋装修得舒适美观一点,但是他们不愿在这上面花费精力,尤其是工作还要停下来,这太不划算了。

街两边的店都是如此老旧却依然风雨兼程。正是秉承着这个理念,龙港由原来的小渔村发展到1983年的单立镇,又一路狂奔38年,一跃而成全国第一个“镇改市”。

于是,我开始琢磨与回味龙港这个地方,龙港人在一个濒临东海的犄角旮旯之处,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埋头苦干,干成了“中国礼品城”“中国印刷城”。这绝对是一个包含着巨大能量的发展逻辑,我是否可以探得一斑呢?

今年,我再次来到龙港,试图找到打开认识龙港、理解龙港的金钥匙。在龙港参观了三天,蓦然,我的脑海里蹦出了那一句诗:潜蛟可与魂游。谁是潜蛟?俗话说,人杰地灵。那么,龙港历史上有过一些什么样的名人呢?也许从他们的事迹与秉性中,我可以寻得龙港人身上的精神之一二。我想与之魂游共历一次历史,在当地朋友的引领下,我“潜入”了龙港的往事……

龙港历史上的名人不少,教育领域的刘绍宽,数学领域的姜立夫、姜伯驹父子,名载史册,光耀千秋,丰功伟绩至今都在龙港人心中荡漾,并被口口相传,这是为什么呢?

容我再引用一遍“潜蛟可与魂游”吧。姜立夫与姜伯驹不是腾空而起的飞龙,而是沉潜在静穆的深海清静处,做着别人不容易看到的工作。他们积铢累寸,以静默无声的掘进之寸功,聚沙成塔,以“潜蛟”之姿态,“魂游”于数学之汪洋大海,终探得令人瞩目的“明珠”而获得了世人的称颂和赞赏。

如果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空间,而不因显要去追求那些“显功”,以踏实掘进的方式去发展,似更有成功的可能。

1910年,20岁的姜立夫考取清末第二批留学名额,次年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他深知留学费用是屈辱的庚子赔款,所以他知耻铭志,发奋读书。留美第九年,姜立夫获得美国数学博士学位,次年接受天津南开大学聘约到该校任教。青年苏步青拜访姜立夫时,姜立夫说:“数学这门学问好比一棵大树,我只是学到了一片叶子。”他的谦虚、低调,苏步青铭记终生。

南开大学创办算学系时,学校成立尚不满一年。姜立夫是全系唯一的老师,学生需要什么课,他就开什么课,是名副其实的“一人系”。而正是这个“一人系”,开启了我国现代数学的新纪元,培养出了陈省身、吴大任等一大批闻名国内外的数学家。

相对单纯且奋斗目标纯粹的地方,是比较适合龙港人性情的,姜立夫在南开,虽然困难重重,但没有人事的纠结和阻碍,万事顺意,他教学相长,按自己熟悉的方法去教,自然日日精进,如探囊取物般得心应手。

曾有人统计,在一个时期内,国内主要大学的数学系系主任,有三分之一是温州人,其中大多数是龙港人姜立夫带过的学生。2003年,姜立夫的高足、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回到家乡,留下了“数学家之乡”的墨宝。

人常说:做研究获成果,是成全自己;而培养人才哺育后人,则是成全他人。如果姜立夫没有甘当“潜蛟”的决心和身体力行,要达到这样人才辈出的境界,绝无可能。

回看历史,对照先人,今天的龙港人似乎也是这样,他们都有一点儿“潜蛟”的精神。

2005年之前,龙港对我来说是不存在的。因为那时我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龙港,更无法想象龙港人会给我很大的助力。

那是2005年八九月间的一天,南京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浙江苍南龙港有一个人希望把《狂雪》诗碑上的书法长卷制成诗折出版发行。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龙港。在龙港,我们忙前忙后仔细校看了电脑合成后的《狂雪》书法诗折大样,然后签字交付印。

在我的记忆中,2005年的龙港兴旺异常,却依旧是小集镇的模样。所有的农民都在从事印刷与包装的工作,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印刷也是才脱离铅字排版不久,刚刚进入电子阶段,还十分落后,哪里像今天龙港的“中国印刷城”?那时街道两边出租屋里的“小作坊”,与今天完全不是一个世界。但是,那里面的人,却都是龙港人。

我与制作诗折的朋友说,诗折后面把你和公司的名字印上吧。他听后立刻对我说,不,不,我就是喜欢这个诗,我觉得到南京去看你的诗碑太麻烦,所以要印诗折。就这样,现在看到的诗折上面没有他和他公司的名字。我们成了好朋友,好多年了,我的《狂雪》让我获得了灵魂的感动。

“神龙不现首尾,潜蛟可与魂游”。为什么我在写这篇文章时,会突然想起我之前诗中的这两句?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一点点:龙港人是不做显龙的人,他们更愿意像“潜蛟”那样,默默地实干。

(王久辛,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曾获鲁迅文学奖。)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