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中

济南战役使用孙子兵法什么战术(孙子兵法中经典战术的见解)

临沂城的外围,华东野战军的第九纵队正在奋力阻击敌人对临沂的进攻,许世友亲自来到前线指挥,他下令说道:“欧震这老小子!他想要进临沂先问问我许世友的九纵答不答应!”

国民党这次进攻临沂的兵力有25个旅,在国民党总参谋长陈诚的指挥下,还出动了上百架飞机对临沂外围我军的阵地进行了狂轰滥炸,尽管如此,我军九纵队还是死死顶住了敌人的进攻,从一开始到现在,许世友已经指挥各个部队打退敌人进攻22次。

粟裕最冒险的战术:放弃临沂改打莱芜,王耀武:粟裕用兵神鬼莫测

陈毅和粟裕两位老战友的合影


“临沂战况如何了啊?目前形势不妙啊!”陈毅来到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很着急地对粟裕说了这句话。

“陈军长!照我看来,我军想守住临沂是很难的一件事,就算最后真的守住了,我军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粟裕用很冷静的语气回答了陈毅的话。

陈毅点点头说道:“是啊!我正是为此事而来的,我也觉得守临沂得不偿失,我们必须有所改变了!”

粟裕一掌拍在眼前的地图上,随后粟裕大声说道:“守不住临沂,那我们就别守了,让许世友和王建安他们直接撤退就行了!”

陈毅听到粟裕这话大吃一惊,他说道:“粟裕!你说什么呢?贸然退出临沂也不行啊!会对山东战局造成致命的影响!”

粟裕抬起头一个劲地对着陈毅笑,陈毅这才反应过来,他也笑着说道:“粟裕!好小子!你心里肯定是有了好办法了吧!你还拿我寻开心!”

粟裕笑着点点头说道:“陈军长!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这个想法很是冒险,不知道该不该讲!”

陈毅摆摆手说道:“你先不要着急!我来之前也想了一个对策,我们分别把自己的想法写在纸上怎么样!”

随后陈毅和粟裕分别接过了对方写的那张纸,陈毅的纸上写着:“南征北战!”粟裕的纸上写着:“舍南取北!”

两人看完后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粟裕说道:“陈军长!我们两人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不过粟裕很快收起笑容,很严肃地说道:“陈军长!我的临时改变的这个战术很是冒险!我准备放弃临沂,命所有主力部队隐蔽地向北线行军,直接攻打莱芜的李仙洲兵团!”

陈毅笑着说道:“老伙计!你放心大胆地干,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担着!”

有了陈毅这句话的支持,粟裕不再有顾虑,他很快制定了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在我看来,粟裕的这个作战计划,只有天才才能想的出来。

先交代一下这场大战的背景,1947年1月份,国民党反动派大兵压境,进攻华东野战军在山东的主力,敌人选取的主要目标就是临沂,临沂是当时我军在山东解放区的首府,敌人想要通过进攻临沂逼迫华东野战军在不利的情况下和他们决战。

粟裕一开始的作战计划是坚守临沂,各部队迂回穿插,寻找战机围歼敌人某部,但是这场大战敌人的总指挥陈诚吸取了以往的教训,他将53个旅的总兵力分成两个集团军,北线24个旅组成“南进兵团”,由山东战区副司令李仙洲指挥从莱芜向南边进攻临沂,南线上29个旅组成“北进兵团”,向北进攻直击临沂,对我军主力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

粟裕最冒险的战术:放弃临沂改打莱芜,王耀武:粟裕用兵神鬼莫测

粟裕在战场上指挥战斗的场景


这还不是重点,陈诚在以往的战斗中被粟裕的迂回穿插战术打怕了,他下令各个部队之间不准留有间隙,齐头并进,步伐一致,共同向临沂发起进攻。

陈诚的这个安排毫无战术可言,但是确实让粟裕很难找到机会,加上临沂遭受了敌人很猛烈的进攻,所以粟裕立刻根据敌情改变了作战计划。

陈毅对粟裕很了解,之前的多个战役中,只要粟裕一改战术,我军立刻就会以摧枯拉朽之势获得胜利,这一次陈毅坚信也是和往常一样的。

粟裕很快拿出了他新的作战计划,陈毅看完后拍手叫绝,我简单概括一下“粟战神”的这份作战计划:

我只是简单概括了粟裕这个新的作战计划的主要内容,其中重要的细节还有很多,有些后面会继续讲到。

陈毅看完这个新的作战计划后,粟裕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我这份作战计划,最关键的一点是,能不能迷惑敌人南线集团,让他们不会支援李仙洲的北线集团军,如果我们的战略意图被陈诚识破,他必定会引兵北上和李仙洲汇合,这样我们就会腹背受敌了,再想从沂蒙山突围就很难了!”

陈毅点点头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认为我们可以大胆尝试!另外我倒是不担心陈诚能看破我们的计谋,反倒是王耀武这个人,我们要警惕他!”

粟裕陷入了沉思,他立刻说道:“我们在假装渡过临沂西侧的大河时,可以故意留下大量的锅灶,以此迷惑敌人向西追击我军!”

陈毅大笑道:“好个马陵之战啊!粟裕你这是在效仿孙膑啊!”

两千年前,著名的马陵之战中,孙膑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吸引了庞涓的大军追击,如今粟裕再次使用这个战法,最终取得的实际效果不比孙膑的那场大战差。

粟裕的新的作战计划很快就下达给了各个主力纵队的司令,许世友接到命令后立刻执行,他的一名参谋长说道:“许司令!我们就这么撤出临沂了吗?突然率部北上,这个法子很不对劲啊!”

许世友大声说道:“你小子懂什么!这肯定是粟裕司令的一步好棋,我们只管执行就对了!”

华东野战军所有的主力纵队都依计行事,隐蔽行踪,从各个方向往沂蒙山进军。

“陈总长!粟裕他们顶不住了,开始撤出临沂城了!”汤恩伯急匆匆地赶到陈诚面前汇报临沂战斗的最新情况。

陈诚睁大了眼睛说道:“此话是真是假啊?”

汤恩伯继续说道:“我军发现粟裕的九纵队快速后撤,他们在临沂前面的阵地也步步紧缩,很明显粟裕的部队已经顶不住我军的进攻了!”

陈诚立刻兴奋起来,他大声说道:“命令胡琏和黄百韬,以全部兵力猛攻临沂,彻底打垮他们!”

陈毅的话说得不错,陈诚是万万识破不了粟裕的计策的,我军主力当晚从临沂悄悄撤走,绕道迂回,避开了欧震集团的主力,快速向沂蒙山推进了,短短三日的行军,我军各部已经成功进入了沂蒙山。

粟裕最冒险的战术:放弃临沂改打莱芜,王耀武:粟裕用兵神鬼莫测

描述莱芜战役激烈战斗场景的画作


这一次用兵可以说是粟裕一生中最冒险的一次,但是粟裕的冒险准备充分,彻底将敌人的眼睛蒙了起来。

这时,一份电报摆在了国民党山东战区司令王耀武的桌上,这份电报是陈诚发来的,上面写道:“南线欧震兵团即将突破临沂,特意告知!”

王耀武看完后嘀咕了一句说:“这么快!怎么可能呢?”

此时王耀武的副官很着急地走进来说道:“王司令!我军刚刚在沂蒙山发现有共军的踪迹!”

王耀武惊讶地说道:“什么?怎么可能呢?粟裕难道长了翅膀,他们不是正在临沂和欧震血战吗?”

王耀武眉头紧锁,他思考了很久后突然说道:“不好!粟裕的主力肯定北上了,他们的目标是李仙洲兵团!快给我拨通陈诚总长的电话!”

王耀武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陈诚,陈诚哈哈大笑说道:“王耀武!你是在做梦吗?我军就要攻进临沂了,你胡说什么呢!”

陈诚很生气地挂掉了王耀武的电话,王耀武坚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他立刻打电话给李仙洲,命令李仙洲立刻后撤,李仙洲本来就是王耀武的部下,他很听话地将部队后撤了。

此时陈诚得知这个情况后气得不行,他又下令让李仙洲继续南进,李仙洲两头都不敢得罪,只好又命令部队前进,这一撤一进,成功为粟裕的部队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王耀武没有办法,他只好将自己的想法直接汇报给蒋介石,蒋介石又打电话询问陈诚,陈诚的说法和王耀武完全相反,陈诚坚定地认为粟裕的主力在临沂的后方,两个人说法不一样,让蒋介石也陷入了犹豫中,取舍不定。

此时粟裕安排的小部队起作用了,在我军彻底撤出临沂后,这支小部队立刻向西行进,假装渡河,并用十几台大功率的电台不停发出我军主力向西渡河的假消息,一路上留下了无数的锅灶,这一招彻底迷惑了陈诚。

陈诚很肯定地认为粟裕的主力正在西渡河流,准备进入华北平原,陈诚大声和汤恩伯说道:“太好了!粟裕被我们打垮了,命令各部队立刻向西追击,让李仙洲的部队兄莱芜出发,务必在大渡河旁消灭他们。”

当陈诚发出这一道军令的时候,说明他彻底进入了粟裕设好的圈套中,王耀武此时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一个劲地给蒋介石打电话,但是蒋介石一直在犹豫。

陈诚将自己的发现和判断全部汇报给了蒋介石,陈诚说道:“我们已经成功拿下了临沂,粟裕的主力正在往西走!”

蒋介石对陈诚的话深信不疑,此时王耀武决定先斩后奏,他下令李仙洲再次快速后撤,不准越过莱芜,李仙洲说道:“可是陈诚总长命令我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王耀武就发火了,王耀武大声说道:“你是我的部下,你的部队也是我的,你到底听谁的啊?”

粟裕最冒险的战术:放弃临沂改打莱芜,王耀武:粟裕用兵神鬼莫测

我军发动莱芜战役的战略示意图


李仙洲没有办法,他下令全军后撤,此时我军的各个纵队已经到达了莱芜外围的各个指定位置,许世友发现李仙洲的部队正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撤退,他着急了,他立刻致电粟裕说道:“我们立刻发起进攻吧!再晚的话,李仙洲他们就要撤走了!”

粟裕淡定地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能乱动!否则别怪我处分你们!”

许世友心里郁闷,他转而打了个电话给陈毅,要求立刻发起进攻,陈毅大声说道:“许和尚!粟裕司令的话你们没听到吗?我说过多少次了,粟裕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想干什么!想战场抗命吗?出了什么差错,我第一个把你撸了!”

陈毅的一番话让许世友安定了下来,陈毅镇华野,这句话确实没有说错。

粟裕笑着和陈毅说道:“陈军长!放心!我保证李仙洲的部队还会回来的!陈诚已经完全中计,他是不会让李仙洲撤退的!”

粟裕预料的确实很正确,最终蒋介石选择了听信陈诚的话,蒋介石亲自下令李仙洲的部队立刻南下,和欧震兵团汇合。

陈诚说道:“我指挥不动你王耀武,难道委员长也指挥不动吗?”

王耀武接到蒋介石的这道军令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连连摇头,李仙洲这次果然又回来了,率部来到莱芜附近,时机已经成熟,粟裕一声令下,华东野战军的各个部队立刻展开猛攻。

首当其冲的是李仙洲的第73师和第77师,我军王建安的八纵和许世友的九纵早就埋伏在了敌人这两个师的必经之路上,等到敌人的这两个师全部进入我军的伏击圈后,八纵和九纵同时展开进攻,四个炮兵团经过十多轮的齐射后,敌人的两个师阵脚大乱,我军战士们从高处冲锋下来,将敌人的两个师分割成四段,各个击破,仅仅数个小时后,就全歼了敌人的两个师。

李仙洲这时才意识到王耀武的话是对的,他下令部队迅速突围,我军的阵型呈现了一个口袋状,此时韦国清的第二纵队也已经赶到,粟裕立刻再次改变战术,他命令陶勇的四纵让开张家洼一带,放李仙洲的主力部队过去,然后让韦国清的二纵在南边蒙阴放下阻击住李仙洲,陶勇的四纵在往回打,这个改变让原来的包围圈进一步缩小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粟裕是公认的最会抓战机的将军了!

如此一来李仙洲插翅难飞了,此时王必成的六纵兵分两路从李仙洲的两翼发动进攻,重重包围下,李仙洲只能发出绝望的叹息。

粟裕最冒险的战术:放弃临沂改打莱芜,王耀武:粟裕用兵神鬼莫测

莱芜战役胜利后,我军缴获敌人物资的照片


前期这几个纵队猛攻猛打,将李仙洲的部队冲得阵型大乱,但是李仙洲的兵力众多,我军此时还未能完全掌握主动,粟裕立刻下令叶飞的一纵和成均的七纵继续分割李仙洲的部队,我军这下彻底将李仙洲兵团紧缩在了一个狭小的包围圈里,各个击破。

这场大战持续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陈诚还在临沂的西面洋洋得意,北线战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一无所知,原因是粟裕在开战前已经切断了李仙洲和王耀武、陈诚的联络专线。

我军和敌人血战三天后,全歼了李仙洲的主力,歼敌人数达到了5.6万,这一战大获全胜,而且我军还成功活捉了李仙洲本人。.

等到这场大战结束后,陈诚才收到李仙洲战败的消息,一个个败报接二连三地传到陈诚的指挥所,陈诚气急败坏,一下子晕倒在地,众人将他就醒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粟裕用兵实在难以猜透!有此人在,我军在山东再难获胜了!”

陈诚的这句话说对了,此后的山东战场,从鲁南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直到最后的济南战役,粟裕以横扫六合的气势接连取胜,直到奠定了打淮海战役的基础。

王耀武比陈诚警醒得多,他很早就派出援军,但是粟裕早就让宋时轮的十纵在半路上等他了,一番激战下王耀武的援军一个也无法过去。

此战结束后,王耀武感叹道:“我就算知道了粟裕主力来到北线,也是无能为力了,此人擅长出奇制胜,料事于先,我的援军还没派出去,他就早早在我的必经之路上设立好阻击阵地了,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

王耀武的下属说道:“司令不必内疚!此战完全是陈诚的责任,他不听您的忠告,才使得李仙洲全军覆没!”

王耀武摇摇头继续说道:“陈诚的罪责固然很大!但是我观粟裕用兵,此人战术上变化多端,善于把握战机,他的用兵之道实在是神鬼莫测啊!”

粟裕最冒险的战术:放弃临沂改打莱芜,王耀武:粟裕用兵神鬼莫测

后世纪念莱芜战役胜利的雕塑


神鬼莫测!王耀武对粟裕的这个评价很贴切,粟裕用兵确实是神鬼莫测,战局一变化粟裕就会改变战术与其对应,反应之迅速,古今罕见!

这场大战就是著名的莱芜战役,粟裕歼灭了李仙洲的兵团后,迅速发动了对莱芜周边各个县城的进攻,五日之内连克县城十三座,让我军在山东的各个解放区连成了一片,自此在魔宗程度上来讲,扭转了华东野战军在山东的战局。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