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考研

昭的意义是什么意思(昭昭的含义是什么)

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

今天这篇是“梁注庄子”倒数第五篇文章。唉呀,心生感慨,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好像我们已经成为了很熟悉的朋友。

当小梁闭上眼睛,开始和大家一起学习《庄子》时,仿佛又活在了无数的人群当中,也活在了单独的那一个你的旁边。感谢所有的朋友。

提前说再见的话,是不是有一点点不合情境?可是我看到了,观察到了自己的一点点的粘连。原来任何一件事情,你真正付出了,才会有执着。

所以父母总是对孩子有更多的牵绊,因为在过去的很多时间里,在培养孩子长大的过程中,父母付出的稍微多一些。你付出的越多,你粘连的度就越强。

好了,说回来,希望到明年3月21日时,我们仍然能够交流。

如果愿意的话,你仍然可以来“自在睡觉”这个微信公众号看一看,或许我们能够提前预约明年的“睡睡平安”。

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

01

通过物理层面的功课,调整好自己的频道

孔子问于老聃曰:“今日晏间(间,通“闲”),敢问至道。”晏,广东话读an,保留一些方言土语,有助于我们理解古人。

因为方言就像某一个亚文化,一种文物一样,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保留了一些上古时期的语言密码。

这句话意思是孔子问老聃:“难得今日你我有一段舒朗的心情,我能不能向您请教什么是至道呢?”

老聃曰:“汝齐戒”(齐,通“斋”)。”——老聃说:“你要斋戒,身心做减法,把污浊的东西排掉。”

老聃又说“疏瀹而心”——要疏通你的心灵。我们常常听说有种人被猪油蒙心,一个人的心被堵住了,就不开心;心被疏开了,才能开心。

“澡雪而精神”——把你的精神在雪里面洗洗澡,“掊击而知”——打破你所知道的一切。

看见没有,老子在提到“道”这件事情时,他认为首先该做的事情就是调整你的身心状态。

“道”不是语言上的传递,就算我想告诉你一些,你也得自己把频道调好——调好你的频道,需要在物理层面上做一些功课。

小梁也有类似的感受,每次录“梁注庄子”之前,如果还有时间,我都会稍微地静一静,深长匀缓地呼吸一下。

就有如我跟人学打拳,虽然我是一位很糟糕的学生,但每次打拳之前,师父还是会让我吸气、呼气,调整呼吸,三五个呼吸来回以后,找到自己的频率。

写字之前也是这样,沉密神采,如临至尊。

你会发现,无论是打拳、说话、写字,乃至于吃一顿超级火锅,你都必须让自己的身心干净。

有天晚上录节目之前,大智哥非常贴心地点了最好吃的白切鸡外卖,打包上来的时候,锡箔纸包着的白切鸡热腾腾的,还滴着油。你知道当时我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已经吃过晚饭了。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面对一只鸡,也是需要斋戒的。

你把自己的肚子放空,把自己的精神清洗干净,把自己的心打开,怀揣着一颗开放的心,这就叫“疏瀹而心”。

不要带着你以往吃某只鸡的期待,这就叫“掊击而知”——打破以前你对鸡的成见。

刚才我用吃鸡来讲述一种调频的状态,连吃鸡都是这样,闻道就更是如此了。

我很喜欢一位叫梁文道的朋友,我觉得他背着一个“文道”的名字,天天行走江湖,那要如何斋戒,如何开心,才能够对得起这个名字啊。

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


02

世界是如何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的

老聃继续说:“夫道,窅然难言哉!将为汝言其崖略。”窅然指深远莫测的样子。

老聃的意思是虽然“道”很难用语言表述,但是您今天问了,而且时空都对,并且以孔夫子您今天的修为,我是可以和你说一说的。

这段话大致也是老聃的心理描述——就算我很努力地想告诉你一些什么,但我也只能够大略地讲讲。

读到这一段,我觉得《庄子》基本上已经学完了。言语道断,当我们一开始试图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远离了我们想说的东西。

许多人会说:“既然如此,为何还说?既然不可说,为何还要说?”所以只能大概地说,只能不得不说,只能说完便错……

“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而万物以形相生。”——刚开始的时候,一切事物都来自于一种迷迷蒙蒙、不知不觉、幽暗的状态,甚至你都不知道它在哪里,你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

当你意识到它已经成形的时候,必须意识到它来自于无形;当你为此感到精神亢奋的时候,要知道它来自于那个最开始的规则。

试举一个最近大家常常提及的例子——比特币。

比特币源于哪里?它源于最开始的某个人,或许后来这个叫中本聪的人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的代表。

但就算中本聪是一群人,比特币也一定始于某个人的一个想法,而那个想法最开始的时候很可能是非常模糊的,甚至是不确定的。

在今天一个比特币价值两万美元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大概在十年,或者二十年前,有一个人独自坐在夕阳下,闪过一个念头——我有没有办法做一个基于账本和账本之间的咬合、电子账本之间的咬合的东西?有没有办法让别人在相互作用当中,产生一种价值?

比特币最开始肯定始于一行代码,但这行代码在写下去的时候,一定是基于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又是基于一个模糊的想法,而这个想法的开始,是一个你都不确定是在清醒还是不清醒的状态下,蹦出来的闪念……

我相信,最初的设计者在设计比特币时,一定没有认真想清楚它会怎样,也没有想过它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就这样,从一个非常模糊的,甚至自己都不清楚,都不明确的一个想法的闪念开始,在冥冥之中,生出了昭昭;在无形之中,长出了今天的有伦。

然后有了一群懂电脑、懂IT的人,在网上找到了一些开源的程序。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用自己的电脑就能够找到或者“挖出”一些比特币,而大家都不知道此时比特币有什么用,以至于许多人挖出了几百个以后,觉得不好玩儿,就把电脑关了。

后来因为推出了新的电脑,他们就换了一台电脑,以前那台电脑又不被小心格式化了,于是就被卖掉——这种故事一定在很多人的灵魂深处记忆着,成为他们这辈子最大的痛。

然后,慢慢地,这套算法就像规则,包含了彼此之间的咬合,彼此之间分布式的账本处理。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成熟,人们开始关注这些本来没有精神的东西。

随着越来越多应用场景的出现;随着比特币被显示成某种价格;随着第一个披萨换了这么多比特币(当初一个披萨能换一万个比特币)……然后很多人在交易的过程当中看见它的价格在屏幕上翻飞——从一千七百美元到一千八百美元,只用了三分钟。

于是,人们就有了一些意念、情绪、意志,乃至于很多人共同的意念、共同的情绪、共同的念头,生成了共同的精神。

于是你感觉到,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东西叫比特币。尽管它很有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泡沫,但是在这个泡沫破灭之前,在我讲到这段话的时候,它仍然能让无数人在深夜里情绪激昂,让无数人看着屏幕上的一条线上窜下跳。

无数的人都在幻想自己如果当时买了的话会怎么样,还有许多人捶胸顿足:我当时以人民币一块钱买了比特币之后,怎么在人民币一百块钱的时候就把它卖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仔细想想,你有多大的可能性,能做到回报率一百倍的投资呢?

现在看来,已经成形了的比特币价格,就像幽灵一样,穿梭于比特世界里。

它幻化出来的形象,显示在电子屏幕上是一串红色或者绿色的数字;是一条上窜下跳的线;是许许多多的人在网络空间里带有悔恨的留言;是无数一线到九线城市街头烧烤店里,乃至于硅谷的IT精英之间,都兴奋地谈论的话题……我们在它的背后已然看到了形状。

我们只要认真想想,这个本来就没有,不管多久都注定会破灭的东西,它是什么样子(这个样子在你的心里,我的心里,大家的心里)。你就能了解世界是如何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的。

有些公司在说All in AI,有些公司在说AI in All。其实所有这些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又从这个点分布到世界各处,如环相生。

本篇,小梁和大家在《知北游》这一小段里面讲了两个话题:第一,如果你要了解“道”,必须要开心地调频;第二,如果你要感受“道”,你可以从一个现在很熟悉的现象,比如比特币,来感受它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幻灭过程。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突然感觉到好像在“梁注庄子”快结束的时候,才慢慢地读懂了《庄子》,这就是学习的乐趣。你也是这样吗?

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


在学习《庄子》的过程中,

哪一篇或者哪一刻

让你体会到了学习的乐趣?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