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大学

伟大的代价是责任什么时候(高尚伟大的代价就是责任的意思)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丘吉尔

丘吉尔曾经说:“高尚、伟大的代价就是责任。”

以高尚、伟大、责任为借口,带着称霸世界的野心,西方国家组成的资本主义阵营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展开了激烈的对抗。与从前发生的热战不同,冷战时期的对抗没有硝烟,却让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中国人民大学二级教授温铁军,一个对冷战与当今世界形势颇有研究的学者。他曾经说:“你们读着教科书长大的这一代,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美苏对峙称之为旧冷战,而新冷战究竟是什么呢?在国际局势风云变幻的如今,新老冷战会对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20世纪40到60年代,冷战的危机几乎笼罩在整个世界的上空。那段痛苦的经历,成为了众多人不愿意回忆的伤疤。

1946年3月,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发表了一个演讲,人们称之为铁幕演讲,自此,美苏冷战的序幕揭开。

1947年,美国推行杜鲁门主义,这是美国历史上的外交转折点。苏联认为,美国杜鲁门主义的提出就意味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将要对苏联侵略扩张,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威胁,美苏冷战正式开始。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马歇尔

1948年,美国公布了马歇尔计划,其官方取名为欧洲复兴计划。美国承诺为欧洲众多国家提供经济上的援助,其最终的目的只不过是遏制欧洲势力的崛起,壮大资本主义国家的阵营。马歇尔计划持续了4年之久。

在此期间,西欧接受美国的经济援助总量高达131.5亿美元,其中涉及金融、技术、设备等众多领域。

1949年,美国建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二战之后的军事同盟由此建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北约也是马歇尔计划在军事上的延续和发展。借助这一地区性组织,美国控制了以德国、法国为首的欧盟。

1955年,为了对抗北约,苏联成立了华沙条约组织,东欧除了南斯拉夫以外,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加入了这一阵营。自此,两极对峙的格局正式形成。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在20世纪50、60年代,美苏争霸既有缓和也有争夺。1955年,苏联签订了对奥合约,同联邦德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1959年,赫鲁晓夫访问美国,双方就某些问题达成一致意见。1961年的时候,美国与苏联的关系急剧恶化,苏联修建了柏林墙。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爆发,双方战争一触即发。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末期,苏联处于优势地位。勃列日涅夫执政期间,苏联与美国展开军备竞赛,在军事上取得了极大的进展。

此时美国与苏联争霸的地点在欧洲,与此同时,双方都加紧了向外侵略扩张的脚步。不久之后,美国深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整个国家元气大伤,为了在国际竞争之中占领主动权,尼克松开始调整全球军事部署战略。

所有身处越南战争之中的美国军队全部撤离,与此同时,美国主动寻求与中国关系的缓和,双方建立了外交关系。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美国一扫往日的颓废,重新占据有利地位。为了遏制苏联的发展进程,美国提出了星球大战的计划,想要通新一轮的军备竞赛拖垮苏联。此时美国开始进行小范围的军事打击,主要的目标就是与苏联关系亲密的政权。

长时间的军事竞赛让苏联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苏联国内经济模式的僵化也让苏联的社会发展陷入停滞的状态,没有了经济和军事上的优势,苏联渐渐落于下风。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他放弃了利用军事优势夺取有利位置的目标,开始裁撤军队,全面收缩在整个世界的扩张计划。

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境内开始了政治改革,方向逐渐脱离了社会主义的轨道。1991年,苏联解体,美国与苏联的争霸局面正式结束,而持续了40多年的冷战也告一段落。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自苏联解体之后,西方的众多国家获得了极大的发展,而大多数的资本主义都是依靠资本的全球化加上普世价值来争取国际竞争之中的有利地位。何谓普世价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新自由价值观,区别于冷战时期的各种政治、经济政策,却带有冷战时期的发展特征,人们也将其称为新冷战策略。显而易见,如今的世界已经进入了新冷战时代。

新冷战时代西方的资本主义国家为了遏制社会主义的发展采取了一些怎样的经措施?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首先,进行上层的渗透。人们常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整个国家的发展。如果想要从根本上改变一个国家,那么就要将整个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思想全盘西化。

西方国家首先从上层的精英阶级入手,推广自己的治国策略。此后众多的国家推行货币改革制度,改革利率、汇率,变卖国有资产,完全复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

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开始为这些处在资本主义探索阶段的国家提供贷款,签订某些条例,签收国家的国有财产,趁机获取一定的利益。彼时被资本主义入侵的国家尚且自己获得援助而沾沾自喜,事实上他们的国家制度已经从根本上产生了动摇。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其次,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开始进行经济战争。1998年东南亚地区曾经发生了金融海啸,此时世界上的资本主义开始干预,东南亚的众多国家损失惨重,汇率暴跌,通货膨胀严重,大量的失业人口出现。

在东南亚国家面临危难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再次伸出援手,当地大量的国有资产进一步被吞噬。而在世界经济大环境较差的情况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可以通过对冲基金来获得极大的收益。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最后,颜色革命。如果改变西方的上层建筑只是动摇了一个国家的根本,那么西方推行的颜色革命就是一招釜底抽薪。

在东欧、中东等众多混乱的地区,某些国家在资本主义制度的边缘摇摇欲坠的时候,西方的众多文化、思想势力开始渗透,他们通过某些手段挑起人民的情绪,大量的人上街示威游行,一些国家甚至爆发内乱,政府由此垮台。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内政混乱的时期,西方的众多国家开始大力扶植自己的傀儡政权。那些代理人大多亲近美国、欧洲,同时他们也掌握着整个国际资本的意志。

此时经过内乱、战争的国家已经满目疮痍,他们便通过代理人向众多西方国家寻求援助,如此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就完全暴露在了敌人的手中。彼时人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国家性质已经发生改变。

尽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新冷战时代通过种种手段达到了一定的目的,但是从目前的世界局势来看,他们独霸一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以及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美国已经遭到了重创,纵使他想要在世界范围之内继续推广自己的价值观念,运用不入流的手段控制其他国家,却始终心有余而力不足。

目前美国在中东地区传播普世价值的进程受到了极大的阻碍,曾经将叙利亚当成主要目标的美国在惊喜与失望之中徘徊,表面上美国确立了对叙利亚的统治,事实上当地的人民从未放弃过抗争。

美国原本通过颜色革命确立了在埃及的统治,然而不久之后穆兄会夺取权力,埃及再次陷入内乱之中,不得不依靠军队来维护政治的稳定。曾经的土耳其一直在美国与俄罗斯之间徘徊,然而在发生政变之后,他们已经完全走上了亲俄的道路。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新冷战时代,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资本主义的众多国家依旧占据着有利地位。他们意图通过传播资本主义的方式来遏制社会主义的发展,与旧冷战时期的目的与手段如出一辙。

在新冷战时代,人们需要的是一种新的世界秩序,一种可以让所有的国家和人民都能够享受全球化带来的好处,而不是少数国家掌握绝大部分利益与手段的秩序。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从旧冷战与新冷战的各种表现来看,仅仅从教科书上浅显涉猎根本无法穷极根源。旧冷战与新冷战的区别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世界资本的形式由旧冷战时期的固定转移到了新冷战时期的交融。旧冷战时期,一个世界存在着两个体系,一个是美国、西欧、日本所主导的西方自由资本主义,也被称之为自由主义。而苏联和众多东欧国家主导的,便是社会主义体系。

不论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社会主义体系,他们的主要经济策略就是扶植自己的合作伙伴,壮大自身的力量。因此大多数的资本都是在两个体系内部之间流动的。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苏联解体之后,世界显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体系。在旧冷战结束之后,西方将大量的产业资本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形成了全球产业链,而西方国家也从社会主义国家之中获取了极大的利益。

21世纪以来,中国的产业资本开始崛起。因为中国推行的金融管制政策,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同时也是一个人民币金融资本大国。

事实上中国与美国近年来一直为争取金融资本大国的位置而斗争不断,这也是新冷战时期的一个具体的表现。

然而从目前的发展形势来看,旧冷战时期的两个体系已经完全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世界体系,任何国家和地区的资本可以在一个世界之中广泛流通,不论意识形态,不论经济政策。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其次,旧冷战和新冷战的侧重点不同。旧冷战美国和苏联的主要斗争领域在政治以及军事层面,尽管马歇尔计划涉及到了经济领域,但是其最终的目的也是为政治服务。然而如今的新冷战时期,其实是金融资本时代的政治冲突。相较于从前的简单对抗,如今的冷战局面更加难以把控。

如今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只要通过经济手段侵入其他国家,从某种角度来看,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不可能逃离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以及货币秩序。

金融资本推动了经济的全球化,这与之前旧冷战时期的金融产业链是完全不同的。相较于从前的旧冷战时期,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发展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如何通过经济入侵,进而通过颜色革命的手段动摇国家的思想制度,这是目前西方侵略者首要思考的问题。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旧冷战与新冷战在手段、发展方式、侧重点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人们需要看清的一点是,西方国家侵略整个世界的野心从未改变。从前的旧冷战时期是苏联与美国的对峙,其他的国家只是辅助参与者,然而随着国际联系的逐步加强,在新冷战时期,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

旧冷战时期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不爆发大规模的热战,任何国家都可以采取任何的手段,毫无原则和底线,实际上这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随着中国的强势崛起,我们一定成为众多西方国家在新冷战时代的针对目标。

温铁军:年轻的一代,没有冷战的经历,要懂新老冷战恐怕很难

正如温铁军所说的那样:“年轻的一代,特别是现在的70、80、90后,基本上没有冷战的经历,甚至也没有相关的知识。”

从1971年尼克松正式访问中国以后,美国对中国的冷战手段就逐渐淡化了。进入80年代,中国与美国在各个领域都进入了蜜月期,冷战的痕迹也逐渐消失。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已经完全沦为美国的遏制对象。对于中国而言,在新冷战时代维护自身的发展利益,我们任重而道远。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